桃子看文中

刘备与陈纪、郑玄之细微关系考


关于陈纪、郑玄:

陈纪,颍川名士。

郑玄,一代大儒。


刘备曾拜于卢植门下。卢植和郑玄是同门师兄弟。孔融和陈纪关系很好,对郑玄非常尊崇。刘备救过孔融。



===============


刘备与陈纪郑玄有来往的最直接证据是下面这段诸葛亮的引述。



初,丞相亮时,有言公惜赦者,亮答曰:‘治世以大德,不以小慧,故匡衡、吴汉不愿为赦。先帝亦言:“吾周旋陈元方、郑康成之间,每见启告治乱之道悉矣,曾不语赦也。若刘景升、季玉父子,岁岁赦宥,何益于治!”《华阳国志》



“周旋”意为交往。刘备说自己与陈、郑二人交往时学到了治乱不语赦,顺便吐槽一记刘表刘璋。




除了这个直接证据,还有另一些能从不同的史料中推测出来的交集。下面是按时间线整理的事件。


================


(初平元年-190年)


(陈纪)出为平原相,往谒卓,时欲徙都长安。

时议欲以为司徒,纪见祸乱方作,不复辨严,即时之郡。玺书追拜太仆,又徵为尚书令。《后汉书陈纪传》



(初平二年-191年)


公孙瓒以刘备为平原相。《后汉纪》

(刘备)数有战功,试守平原令,后领平原相。《三国志先主传》



190年陈纪为平原相,到了191年刘备就代替他成为了平原相。但刘备在任平原相之前还有一个试守平原令,也就是在平原相手底下干活的。可以推测,在陈纪离开之前,刘备一直是陈纪的下属官(敏感)员。



================


(初平四年-193年前半)


(郑)玄唯有一子益恩,孔融在北海,举为孝廉;及融为黄巾所围,益恩赴难陨身。《后汉书郑玄传》


《郑玄别传》曰:玄一子名益,字益恩。年二十三,相国孔府君举为孝廉。府君以多寇屯都昌,为贼管亥所围,乃令从家将兵奔救,遇贼见害,时年二十七也。《太平御览》


时黄巾复来侵暴,(孔)融乃出屯都昌,为贼管亥所围。融逼急,乃遣东莱太史慈求救于平原相刘备。备惊曰:“孔北海乃复知天下有刘备邪?”即遣兵三千救之,贼乃散走。《后汉书孔融传》



孔融被黄巾管亥所围,郑玄唯一的儿子在救援途中战死。之后走投无路的孔融派太史慈求救于刘备,刘备派兵成功解围。

很多人会跟文中写的一样惊奇:孔融怎么会认识区区刘备呢?!其实考虑到刘备和陈纪之前的那层关系,孔融知道他也就不奇怪了。我一直觉得这句感叹是刘备谦虚的话术,他心里也清楚孔融肯定知道有他这么号人。

另外如果孔融早点向刘备求救,郑玄的儿子说不定就不会惨死了。



================


(初平四年-193年后半)


曹公征徐州,徐州牧陶谦遣使告急於田楷,楷与先主俱救之。《三国志先主传》


刘备临豫州,辟(陈)群为别驾。《三国志陈群传》


董卓迁都长安,公卿举(郑)玄为赵相,道断不至。会黄巾寇青部,乃避地徐州,徐州牧陶谦接以师友之礼。《后汉书郑玄传》



刘备奔徐州救陶谦,自此留在徐州不走了。被陶谦表为豫州刺史后便征辟了一些下属官(敏感)员,其中就有陈纪的儿子陈群。

而就在同一年,郑玄逃难到徐州,且一呆就是6年。刘备与郑玄的正式交往应该就在这个时期。



===============


(兴平元年-194年)


时陶谦病死,徐州迎(刘)备,备欲往,(陈)群说备曰:“袁术尚强,今东,必与之争。吕布若袭将军之后,将军虽得徐州,事必无成。”备遂东,与袁术战。布果袭下邳,遣兵助术,大破备军,备恨不用群言。《三国志陈群传》



陶谦死后,徐州各方大佬都想让刘备领这个徐州牧。这时候陈群劝刘备别去接这个烫手山芋,不然吃亏的是刘备自己。刘备没有听,后来回头想想还挺后悔。

自此,刘备和陈群基本无交集,而陈群也成了魏臣中的佼佼者。

脑补出了一场爱恨情仇。



================


(建安元年-196年)



先主与术相持经月,吕布乘虚袭下邳。下邳守将曹豹反,间迎布。布虏先主妻子,先主转军海西。《三国志先主传》


建安元年,(郑玄)自徐州还高密,道遇黄巾贼数万人,见玄皆拜,相约不敢入县境。《后汉书郑玄传》



吕布趁刘备领兵在外偷袭徐州,刘备前有袁术,后有吕布,被夹在中间打得甚是凄惨。而又是同一年,郑玄离开徐州回了老家。我挺怀疑是不是因为郑玄根本不想鸟吕布这货,于是愤而出走。按吕布的风格,这可是个会拿着刀逼人给他写信骂刘备的家伙,那是相当奔放了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其实关于陈、郑二人的经历,袁绍也是特别喜欢友情演出一下的。又根据姬大“刘备早年和袁绍来往密切”的考证(脑洞),他们和刘备早就认识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。只是在他们眼里,当时的刘备仅仅是袁绍众宾客(佣兵)的其中一员,刘备和袁绍私下关系好不一定就会摆到台面上来,毕竟身份差距太悬殊了。


评论

热度(23)